分享

文/盧大師

很多年,很多年以前。
我去了「XX堂」。
晚餐的時候,坐在我隔壁的是蓮施上師。那一餐,很豐富,聽說是項師兄煮的。
我肚子餓,拼命吃。
而蓮施卻沒有吃。
他用手抓虛空。
左抓。
右抓。
上抓。
下抓。
有一次抓到我桌下的喇嘛裙,碰觸了我的雙腿。
我問:
「唉!你在幹什麼?」
他答:
「我在抓鬼。」
我問:
「祂影響你嗎?」
他答:
「不影響。」
我說:
「不影響就好好吃飯。」
他說:
「XX堂裡面都是鬼,我永遠抓不完,簡直是累死我了!」
我說:
「現在吃飯,不談鬼事。」
蓮施上師附耳對我說:
「師尊,等一下吃完飯,我有幾句話想對你說,可以嗎?」
我點點頭。
吃完飯,我和蓮施上師單獨在一個左手邊祕密壇城前會面。
蓮施上師神祕兮兮的把門關上。
他說:
「師尊!你要小心!」
我假裝不知道。怔怔的看著蓮施。
他再說:
「這裡有詭異氣氛,只要機緣成熟,勢力已成,XX就會出走。」(出走就是獨立)
我故意問:
「誰?」
他答:
「XX。」
我說:
「我心中很清楚,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居然用了,只有安撫,一次又一次的安撫。以後,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,我是希望,等我下台,XX才出走。」
我們說完,彼此道別。
唉!
我還記得,我去XX堂,那是第一次去。
XX放一影片給我看。
我出現在影片中。
接著。
我的臉產生了變化,只一會兒,我的臉變成XX的臉。
也就是我變成「他」。
我當時想:
「這種緣起,簡直是糟糕透了!這個弟子不知密教規矩。」
但,我亦然不斥責他。
我的原則是:
安撫。
能拖多久算多久。
忍住、忍住、忍住。
無為。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