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文/盧大師

有一天。

是我到祖廟「西雅圖雷藏寺」禮佛的時間。

我站立在七佛諸尊面前。

我沒有跪下大禮拜,只是站立合掌。

眾同門紛紛大禮拜,唯我立定不動。

眾同門詫異,問:

「盧師尊為何未禮佛?」

我不答。

神情哀淒。

又:

第二天,禮拜七佛諸尊時。

我又站立。

眾同門紛紛大禮拜。

我一樣神情哀淒。

又:

第三天,我亦然站立。

不拜。

同門問我:

「盧師尊為何不拜?」

我答:

「唉!全是鬼,我如何拜?」

眾同門驚駭!

我立定唸:

「天圓地方,律令九章,我今除鬼,願享寧安,‧‧如律令。」

我手結五雷印。

念:

「九天應元雷聲閃電普化天尊,急急如律令,攝!」

五雷印飛出。

左足踏地一下。

口誦「吽!吽!吽!」

只見群鬼奔馳,驚恐萬端,紛紛擾纋的奔向左方的地藏殿內。

我用「九字真言」清淨。

「臨、兵、鬥、者、皆、陣、列、在、前。」

畫:

再奉請七佛諸尊下降。

我才做大禮拜。

第四天。

我請蓮金法師,徹查地藏殿,有無「鬼牌」位,這一搜查,大家目瞪口呆:

「××府。」

「十方無主孤魂。」

「青潭眾靈。」

……。

我亦吃了一驚,慘了!那全美國、加拿大的寺、堂、會,怎麼了?

一清查,彩虹雷藏寺、菩提、尊勝、密儀、常弘、芝城、金剛………。

均發現「鬼牌」位。

我默默不語。

那全世界的真佛宗寺、堂、會呢?

我嘆息:

「真佛宗已變真鬼宗了!」事態嚴重。

怎麼會這樣?

是誰幹的?

讓真佛宗的寺、堂、會,一下子,全變成「鬼廟」。我請各寺、堂、會全面清除鬼牌。

洒淨。

火化。

土埋。

我說:

「讓虛空的歸於虛空吧!」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