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文 / 山童

話說在2007 年的一次, 臺雷的法會上,根本上師透露了,與【鬼婆】叉叉的一次有關【付法】的問答:

內容是:
鬼婆叉叉問了根本上師一句話:【既然,法是非法,為何還要付法?】

根本上師卻說:
我就是要付你的【非法】,因為沒有【法】,我才要告訴你【沒有法】的【法】,這就是【付法】。聽得懂的話,你就【明心】。

鬼婆叉叉自以為聽懂師父的意思, 到處宣說自比禪宗六祖,她叉叉 已得師尊的【付法】,是根本上師的【心子】,為了逃脫其他同門的追殺,師父要她保留一【純正】的法脈,自行分支去?

咱們先來回顧當時盧師尊,在同個法會之前的二段開示(簡約):

祖師【明心】的典故:
~~眼睛所看到的,耳朵所聽到的,能夠永恆嗎?
「眼」、「耳」、「鼻」、「舌」、「身」、「意」全不是永恆的東西,都不是真實的,只是一時的而已。當你找不到【心】的時候,才能夠明白自己的心, 就算是【明心】。

~~有一位祖師到六祖盧行者那裏, 有人問他:「從六祖那裡回來,你得到什麼?」
那位僧人說:「什麼也沒有得到。」「你既然什麼都沒有得到,為什麼到那裡去呢?」僧人答:「因為我到那裡之後,才知道什麼都得不到,若不到那裡,還不知道得不到。」

這古代大根器的祖師,亦須去拜師學法才能悟 – – 什麽也沒得到之- -【無所得心】!
那更何況我們當今末法時期,一般根器的學人,更須依止于自己的根本上師,所教的法,去按部就班的學習,才能悟得阿!

這個自稱(活觀音)的叉叉聽了根本上師對她說此,自以為自己是唯一得到盧師尊的【付法】的人。
但只從鬼婆 叉叉所發問的:【既然,法是非法,為何還要付法?】,就可知道她顯然不明白何謂【付法】,更甭提【明心】了。

我等先不深入去探討,根本上師【付法】的含義!
且先從盧師尊所揭發的鬼婆 叉叉所作所為,來窺視叉叉是否有得到盧師尊的【付法】?

~~恐嚇取財 (寫鬼)
我(盧師尊)聽到叉叉叫人離婚,帶着家產到叉叉堂,太多了。這是什麼?這是「恐嚇取財」!

~~用鬼法佔道場(佛林開示)
之一:在真佛各道場壇城安放XX府,帶領法師同門修供鬼的護摩,也借機騙取同門贊助金錢供品,大撈法財。
之二:(寫鬼)
盧師尊開光過的,都是佛菩薩金剛護法到位,但叉叉一到,便稱:「位子不對!」(佛菩薩坐位不對)「重塑金身幾尊!」重新開光了,只要是叉叉開光的,一定是眾「XX府」的鬼到位。

~~叛離的緣起:(寫鬼)
之一
吐登達吉師公告訴盧師尊有一位弟子,坐過師尊的法椅,破密教規矩,這是叛離的緣起;就是叉叉會佔了盧師尊的位置,要替代師尊作真佛宗【創辦人】!
之二
吐登達吉師公又說,叉叉有黑魔法 – – 即是分不正之神及鬼法,師公看叉叉她周身黑氣,一定是黑魔法。

~~與鬼相應(佛林開示)
師尊說:不知道她知不知道?她的最高境界,是「鬼通」。
鬼通,很迷人,一些喜歡神通的人,完完全全被其吸引,迷惑不少真佛宗弟子。
叉叉常常利用 ~ 鬼催眠。鬼洗腦。吹鬼通來恐嚇取財。
又叉叉所安供奉這被XX府,捉走的很多的同門。叉叉她到那裡 、那裡就有精神失常的,那個地方就有猝死的。

~~欺師滅祖:(寫鬼)
之一:
我(盧師尊)還記得,我去叉叉堂,那是第一次去。叉叉放一影片給我看。我出現在影片中。接著。我的臉產生了變化,只一會兒,我的臉變成XX的臉;也就是我變成「她」。
之二:(佛林開示)
叉叉她目前的對像,是先找師尊對付,她派遣所召來的鬼眾, 入侵到師尊的房間去,傷害自己的師父。

以上盧師尊所敘述叉叉種種的:欺。嚇。拐。騙。傷身害命的行為,大家就可看到叉叉到底有沒有得到盧師尊的【付法】,有沒有【明心】了?

~~那麽如果叉叉沒得盧師尊的【付法】,那她行使的又是何種【法】呢?
叉叉行使的,是自習來的【黑魔法】:【鬼法】來迷惑眾生,從盧師尊那裏吸納過來一些法師同門,追隨她脫離宗派的傳承,成為她的鐵粉徒眾。

~~但是叉叉卻有【付法】給她的這些徒眾如:菊花婆, 馬丁叔,壓力散打。輸等;要他們做同樣,供鬼,事鬼法,來助她達到斂財的目的。
叉叉教唆誤導她們,在網路散佈毀謗,師父,師母,宗委員,的謊言;這些叉叉的徒眾,被騙做了欺師滅祖的行徑,還不自知,嗚呼哀哉!

大家近期可以看到,菊花婆,馬丁叔等,壓力散打輸,等大言不慚發佈一番謬論,當中的內容不外說:
“ 師尊誇贊肯定叉叉,許可叉叉,脫離宗委會的管轄,成立分支派。”
~~其實是他們自己這些徒眾,被迷惑了一直在自我催眠,肯定誇讚他們的叉叉。是他們 叉叉自己要求師尊,將一些法師分堂分割個她,自立新門戶去!
而師尊是隨順,對叉叉以前是安撫,現在是譴責!

“製造故事說有一位(新創辦人),因為妒忌叉叉的被師尊的肯定,把叉叉編想成情敵,要對他們的叉叉窮追猛打,到體無完膚。”
~~其實,他們的叉叉才是,叛離師們,帶著拐騙來的財產金錢,誘走一班同門,自創【黑魔法】的派系。叉叉是派系的(新創辦人)。
他們的叉叉也因為妒忌師母,把師母,宗委員,幻想成假想敵,很早開始至今,仍然在做作毀謗,離間他人的惡行。

“自贊叉叉已得師尊的【付法】對師尊,也說叉叉對他們製造出來的新創辦人(意指師母)很禮貌,很尊重。”
~~對這個說法,實在忍不住要大笑三聲,哈哈哈!
其實他們的叉叉就如上所訴, 沒能明白師尊的【付法】,反倒是叉叉【付法】給了他們這些徒眾,行使叉叉的專長,也將一切罪行嫁禍于,一杆護持盧師尊的護法同門, 一切自己犯下的罪行被揭發後,污衊說成是他人的陷害!

這些菊花婆 馬丁叔 壓力散打輸; 鬼婆的徒眾們,不止得到叉叉的【付法】,也算是她叉叉【黑魔法】派的真傳【心子】了!卻還自以為,跟隨的是一個【純正】的法脈,
看來【真蠢】倒是真的!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